中环海滨摩天轮暂停营业 网站暂停运作

【新闻台】位于中环海滨的香港摩天轮暂停营业。 在中环海滨的摩天轮该范围经已围封,并贴出告示指已经关闭,摩天轮的网站亦暂停运作。发展局回复指,地政总署在去11月为海滨用地新的短期租约进行公开招标,由新的营办商中标,署方在同时已书面通知现有营办商,短期租约连同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于本月28日到期。 发展局得悉营办商同意向受影响的持票人退款,而新的短期租约条款容许营办商继续使用现有摩天轮,但买卖摩天轮是新旧营办商的商业决定。据发展局了解,双方正就摩天轮安排协商。

黄碧云赴澳门被当局拒入境

【新闻台】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今早前赴澳门被拒入境。 黄碧云在澳门外港码头被澳门当局以「对内部保安的稳定构成威胁」为由,拒绝入境并即时遣返香港。本身是理工大学讲师的黄碧云原订随理大交流团到澳门,其他成员均顺利入境。 黄碧云指,她过往亦曾成功入境澳门,对事件感到难以理解,会去信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及港澳办投诉。

高铁关注组批高铁广告误导市民

【新闻台】一地两检关注组到港铁总部,抗议他们透过广告发放有关高铁的失实资料。 一地两检关注组指,近日的高铁广告声称列车可四十八分钟到达广州市中心,但实际上只有少于十分之一的列车有机会做到这个条件;另外列车最多亦只能到番禺,距离广告所述目的地还有十七公里。 关注组认为广告内容与事实不符,夸大了高铁效益,关注组会要求海关等部门跟进事件,并促请港铁撤回广告。

林郑:政府重视运动员退役后安排

【新闻台】在天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探访出战全运会的港队代表,她称体育硬件和人才培训都同样重视,政府会支持运动员退役后读书和就业,有教练就趁机向她争取练习场地。 全运会开幕前夕,林郑月娥到选手村探访港队,与港队持旗手张家朗及一众剑击运动员聊天。 她预祝港队旗开得胜,又称政府会支持运动员退役后读书或就业。 她又探望手球队,全队都是业余球手,领队指能够打入决赛周,还赢了天津的职业代表队非常难得。教练则趁机争取场地。 林郑月娥亦到访与科技园合作的天津国际生物医药研究院参观实验室,多间与香港合作的内地医疗科研公司介绍中药、干细胞法的发展。 今届港队共派出254名运动员出战全运会,人数是历来最多。林郑月娥周一早上会观看港队出战武术长拳比赛,之后返香港。

多名大专学者成立高教公民

【新闻台】多名大专院校的学者成立组织「高教公民」,关注学术自主及民主议题。 高教公民举行成立发布会,十名执委会成员合照,四名召集人包括港大学者王慧麟、浸大学者黄伟国等,秘书长由教大香港研究学院副总监方志恒出任。 他们指,成立「高教公民」目的是团结高教界力量,持续跟进涉及学术自由院校自主等政策议题,亦会推动香港的民主进程,以建立跨院校学者网络为目标。

往来港澳渡轮停航至另行通知

【新闻台】澳门外港码头及氹仔客运码头设施损毁,往来香港至澳门的渡轮全线停航。 在上环信德中心的港澳码头,多间船公司往来澳门、氹仔及珠海的航班全线停航,近一百名旅客滞留在码头,部分人要席地而坐。 喷射飞航贴出告示,按澳门有关当局通知,受台风吹袭,氹仔客运码头及外港客运码头的设施有不同程度受损,需要全面检查及评估设施安全,复航时间有待澳门当局通知。 船公司安排旅客办理退票及换票手续,金光飞航亦表示,星期三往来香港至澳门所有航班停航。

【时事全方位重点提要】(8月24日)

【新闻台】青屿干线实施双向收费,首个工作天朝早大塞车,新界西交通瘫痪,旅客行程受影响。运输署应如何管理本港交通,避免再出现大塞车? 星期四早上的《时事全方位》,与大家一同探讨。 时间:9时30分 题目:如何做好交通管理,防止青屿干线大塞车? 嘉宾: 立法会议员林卓廷 香港运输研究学会资深会员熊永逹 荃湾区议员谭凯邦 热线电话:1833298

辩方:控方非毫无合理疑点证阻挠

【新闻台】学民思潮前召集人黄之锋及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2014年占领期间阻挠旺角清场,被控刑事藐视法庭,案件在高等法院续审。已经认罪的岑敖晖表示,有心理准备被判监。 正在服刑的黄之锋、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由囚车押送到高等法院应讯,他们的支持者到法院声援。同案被告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出庭应讯,他及黄之锋等11人早前已承认控罪,岑敖晖表示有心理准备被判监。 代表律政司的资深大律师杜淦堃结案陈词,他指临时禁制令赋予执达吏寻求警方协助的权力,有足够证据显示执达吏履行职责时有困难。事发时旺角占领区有大量示威者,执达吏有合理原因,亦有必要寻求警方协助,他反驳被告一方认为警方只应确保清场和平进行,不应参与当中是错误及不切实际的说法。他又指,要证明各被告罪成毋须证明有特定动机,因为他们的行为已是阻碍法庭命令执行。 代表当中六名被告的资深大律师潘熙表示,要构成刑事藐视法庭必须毫无合理疑点证明被告蓄意阻止禁制令执行,他举例指当时有大量传媒在场,也会阻碍清场,但并不会干犯刑事罪行。 潘熙又指,黄浩铭当日用「大声公」只为提出疑问,例如人是否障碍物、红帽人士是否有被授权,这些都是合理疑问,又叫「唔好打架,唔好冲击佢地」,听到警方第一次警告已想离开现场,但不获准离开。 潘熙为另五名被告陈词时就指,他们清场时与警方合作,没有争扎和暴力行为,控方未能于毫无合理疑点下,证明他们不想离开或阻挠清场。 散庭时,黄之锋于犯人栏向他的支持者挥手,叫他们加油、好好生活、好好抗争。